云原生生态周报 Vol. 5: etcd 性能知多少


韦伯 – 费纳希定律,前景理论及其在数据科学中的应用


淘宝前端技术专家开讲啦 !


为什么下一个开源项目可能仅是一个接口


混沌工程的力量:阿里周洋亲述这一技术背后那些事儿


选择 Pulsar 而不是 Kafka 的 7 大理由


微软开源 CCF 框架,改善区块链分类账的吞吐量和延迟


IT 职场中的心理健康


人人都是 API 设计师:我对 RESTful API、GraphQL、RPC API 的思考


大题小做——百度的百万服务治理之道


Facebook 开源深度学习框架 Pythia,支持视觉和语言多任务处理


应对容量激增,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如何保证可靠性?


风险价值量化术—互金爆发期的风控技术实践


不止谷歌!英特尔、高通等停止对华为供货


产业互联网起风了:这一次,腾讯又站上了风口


Kotlin 调查报告:40% 开发者将其作为主编程语言


谷歌中止与华为业务往来,华为自研手机 OS 也要一夜“转正”?


谷歌在微服务上的坑和教训


七年程序员生涯,我学到最重要的 6 个教训


深度解读华为云 AI 开发平台 ModelArts 技术架构


容器和函数:如何有效利用临时性基础设施


Android 全面屏如何做适配


高精地图和定位在自动驾驶的应用


滴滴基于 ElasticSearch 的一站式搜索中台实践


微软开源 Bing 关键算法;阿里成立“经济体发展执行委员会”;百度搜索总裁向海龙辞职丨 Q 新闻


使用 TypeScript 访问 MySQL 数据库


如何使用 WebAssembly 将命令行 JSON 处理工具 JQ 移植到浏览器?


框架的游戏:2019 年 JavaScript 流行趋势


英特尔 Raja Koduri 独家解读:如何以指数级思维引领创新


快手万亿级别 Kafka 集群应用实践与技术演进之路


作为中台倡导者,百度如何利用“搜索中台”实现月级别孵化新产品


海思芯片的至暗时刻,华为突围的曙光之时?


JavaScript 个性特点:编程语言界的平头哥


云计算时代携程的网络架构变迁


华为发布业界首款 AI-Native 数据库,挑动了谁的神经?


工作十年后面试华为,60 分钟现场编程能测出我的实力吗?


残酷的房地产行业转型:为什么需要中台?


为什么高级程序员写的代码都是傻瓜式的?


Java 失宠,谷歌宣布 Kotlin 现在是 Android 开发的首选语言


李飞飞团队新作:一种补全视觉信息库的半监督方法


百度副总裁侯震宇:面向 AI 的基础架构建设


想向红帽学习“开源文化”?这件事儿未必学得会


漫谈消息队列:以 Kafka 和 RocketMQ 为例


别了,Linux 的魔法时代!


Knative 系列(一):基本概念和原理解读


蚂蚁金服面对亿级并发场景的组件体系设计


一张主流编程语言的变迁图,讲清程序员迁移模式


架构师(2019 年 5 月)


蚂蚁金服副 CTO 胡喜亲述 15 年技术架构演进


红帽 Linux 操作系统最后的独立呐喊:RHEL 8 发布